OB欧宝体育综合网页版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电话:4008-888-888

  传真:010-88888888

  手机:13588888888

  邮箱:9490489@qq.com

  2021年,新冠疫情继续在全球肆虐,由此引发的全球政治、经济形势不稳定、不确定的特点进一步突出,我国的外部贸易环境在疫情与多重因素的叠加共振作用下加剧动荡,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在疫情冲击下暴露出脆弱性。原料与电力供应短缺、生产资料与海运费价格大涨、人民币升值等不利因素交织,对我纺织服装形成巨大挑战。在国家积极有效的防控措施和稳经济、稳出口政策的鼓励与带动下,纺织服装行业克服诸多困难,加强产业链、供应链上下游协同,抓住难得的海外订单爆发期窗口与订单回流机会,坚持稳中求进并持续推动纺织服装出口稳中向好--出口超预期增长,累计出口额首超3000美元,创历史新高,出口增量连续两年超200亿美元,出口增速连续两年达到9%,实现了纺织服装外贸“十四五”规划的开门红。2021年,纺织品服装进出口贸易额3511.8亿美元,同比增长9.8%,两年平均增长8.9%;其中出口3227.1亿美元,增长9%,两年平均增长9%;284.7亿美元,增长20.5%,两年平均增长7.5%;累计贸易顺差2942.4亿美元,增长8%,两年平均增长9.2%。能够交出这样令人满意的成绩单充分显示出我国纺织服装行业面对困难与危机时的强大韧性和潜力,进一步凸显我纺织服装外贸企业打造纺织服装强国的初心与坚守。

  一季度,纺织服装出口借2020年底外需回升余温整体表现稳健,累计出口额664.1亿美元,在低基数效应下,当季出口增长迅猛,增幅高达43.5%;二季度,由于同比基数上升,且受到防疫物资出口回落影响,当季出口767.9亿美元,下降5%,但仍高于2019年同期;三季度以来,主要导致出口下降的防疫物资占比继续回落,整体出口回归以传统大类商品为主的格局,月度出口逐步回升。尤其在季末时,东南亚等地疫情反复加剧致订单回流国内,扩大了我出口份额,9月开始出口恢复增长,当季累计出口896.1亿美元,下降2.6%,降幅较上一季收窄;四季度在东南亚疫情好转致纺织中间品需求回升、欧美受制于物流不畅提前备货,以及消费需求持续扩张等诸多因素影响,当季出口额达898.9亿美元,为全年最高,当季出口增幅迅速升至16.8%,全年各季出口整体呈现金额梯度上升、增幅“U”型反转的走势。

  二、居家消费品需求旺盛带动我对欧美发达国家成品及对发展中地区中间品出口全部实现快速增长。

  疫情防控、隔离启动了全球的“宅模式”,消费者居家时间增多,服务性消费被迫缩减,支出更多用于购买家具、服装和玩具、电脑及电子产品等“居家型”消费品。从纺织品服装的出口市场看,欧美等发达国家仍是最重要的消费大户。虽然中美间政治关系未出现明显缓和迹象,中美贸易战依然没有结束,中欧关系摇摆不定,但欧美消费者仍然做出理性选择,从拥有高效、稳定产业链的中国采购服装产品,美国和欧盟也依然是我最大的终端消费品市场,二者合计占我总出口的三分之一。尤其是美国,2021年美国占我出口份额的18%,占比虽然低于去年,但比疫情前的2019年扩大了1.4个百分点,第一大市场的地位依然稳固。2021年,中国对美纺织服装出口580.9亿美元,增长5%,其中大类商品家用纺织品出口增长32%,针梭织服装增长39.1%,其中适合家居的针织服装增长近60%。对欧盟出口纺织服装485亿美元,下降10%,主要是由防疫产品导致,大类商品家用纺织品增长27%,针梭织服装增长20.4%,其中针织服装增长近40%。对日本出口纺织服装203.9亿美元,下降6.9%,其中家用纺织品出口增长9.7%,针梭织服装增长7.5%,其中针织服装增长14.5%。

  下游产品需求扩张带动东盟等发展中国家对纺织中间品的进口激增,2021年,我对东盟纺织服装出口496.6亿美元,增长25%,其中大类商品纱线%,对南亚的孟加拉、印度出口纱线%,均远超去年和疫情前的水平。

  全球疫情防控常态化后,我纺织服装类防疫产品出口逐步回落,医用口罩和防护服*累计出口占总出口的比重降至5%,累计出口额下降75.5%,出口回归以服装、纱线面料、家用纺织品等大类商品为主导的格局。纱线、面料、家用纺织品和针梭织服装合计占出口总额的76%,出口额分别增长43.6%、34.4%、27.9%和26.3%。除掉防疫产品后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增长33.4%,其中纺织品增长32.6%,服装增长34.1%,增幅都超过全国货物贸易均值。

  大类商品的增长是由量、价共同带动的,外需扩张带动各类商品的累计出口量全部实现增长,增幅在14-21%之间。多年来大类商品的出口价格始终保持平稳,今年则因疫情导致上游供给不畅,同时受美元流动性宽松、国际大宗商品整体提价影响导致国内采购和进口原材料的价格居高不下,并进一步传导至下游而出现了罕见的全产业链提价。国内采购方面,纺织原料类购进价格指数从年初由负转正、逐月递增,全年累计上涨5%。进口方面,主要原料棉花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累计进口单价上升16.4%,化纤价格上涨了6.5%。纱线、面料、针梭织服装的出口价格分别提升22.4%、11.5%和11.2%,下游终端产品价格涨幅更低,说明服装生产、出口企业承受了更多成本负担,利润遭到挤压,生产经营压力最为突出。

  2020年疫情突起,在中国强大的产业链、供应链支持下,主要发达国家自中国进口猛增,当年中国产品在欧盟、美国和日本市场中所占份额全部大幅回升,暂时中止了疫情前逐年下降的局面。2021年,疫情常态化下,发达国家采购模式再度向“中国+越南+其他亚洲低成本国家”回归,东盟等地的占比较去年回升,尤其孟加拉在美、日服装进口中所占份额均创下新高。当年中国产品份额较去年回落,但在欧盟和日本市场的占比仍高于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2021年1-11月,根据进口国(地区)统计,中国纺织服装在欧盟、日本市场分别占33.7%和56.9%,较2020年分别下降9.3和1.8个百分点,但略高于2019年。在美国市场占30.6%,较2020年和2019年分别下降8.5和2.6个百分点。随着东南亚等地复工复产速度的加快,订单再次从国内“复流出”,中国产品在发达国家市场的份额将持续呈现缓慢下降的趋势。

  2021年,纺织服装出口额排名前五的省(区、市)依次为浙江、江苏、广东、山东和福建,五大省出口合计占全国的比重从去年的73.7%回升至75.8%,接近疫情前水平。东部大省仍是拉动出口增长最主要的力量,除广东下降外,其他四省全部实现两位数的快速增长,增幅超过均值。从地理区域划分,东部地区整体实现9.1%的增长,拉动整体出口增长7.8个百分点,西部地区增长29%,只有中部地区下降2.7%。

  全国31个省(区、市)中,共有21个实现增长,占比三分之二以上,两年平均实现增长的有26个,占比超过80%。虽然个别地区受去年基数抬升影响同比下降较快,如湖北和北京,但出口规模仍高于疫情前水平,两地两年平均增幅仍分别达到12%和8.4%。

  在生产、出口恢复、内需扩大,以及人民币升值的推动下,纺织品服装进口全年始终呈现稳定增长态势,1-12月各月全部实现10%以上的增长,全年累计增长20.5%,增幅超过出口。

  成品服装出口扩张带动纺织中间品纱线%,同时由于疫情管控导致国内消费者出境受限,对国外中高档服装服饰的消费需求转向进口采购,全年针梭织服装进口累计增长29.3%,毛皮革服装和衣着附件的增幅更高达60%和43%。使服装进口在全部进口中所占的比重从去年的40%升至43%。

  进口增长也是由数量扩张和价格提升共同拉动。纱线和针梭织服装的进口量分别增长10.5%和4.6%,面料进口量持平,三类产品的进口均价分别提升22.5%、23.5%和16.7%,可看出价格的拉动作用更为明显。

  2022年,全球仍笼罩在疫情的阴霾之下,纺织服装出口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外贸形势依然复杂严峻。全球经济在美国通胀和美元流动性泛滥的后遗症中复苏缓慢,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供给冲击、需求收缩、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原材料价格高企,运费上涨,劳动力成本提升等困难尚未得到缓解,企业信心普遍不足。面对短期下行压力,中央再次强调稳经济、稳增长,将稳增长重新定为政策首要目标。政府高层会议频发保稳信号,针对挑战提出做好跨周期调节、促进外贸平稳发展的要求和一系列实质性举措,为出口保驾护航。我们相信中国纺织服装外贸企业能够在中央的正确指导下,牢牢把握稳中求进的精神,凭借自身强大的产业基础和配套完整的供应链优势,抓住疫情期间产品份额回升的时机,继续推动纺织服装出口实现稳中向好,争取再创佳绩。